保定古筝演奏协会

我是个天才.然后呢???

虫二宝宝2019-11-06 11:03:27

画了半天画,不甚满意,心里有些失落。

为什么失落?因为想得到「满意」的感觉,希望画一幅牛逼的画,然后得到「我真厉害」的快感。反之,就没感到自己厉害,当然就失落了苦了。

然后看到维安公号的文章,泰国阿姜摩诃布瓦尊者的修行之路。

尊者年轻的时候,想结婚,刚好遇到一个会算命的人,说他是出家修行的命。他感到很奇怪,因为自己是一心想结婚的,怎么可能出家。结果每逢他有中意的姑娘,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无法成婚。后来机缘成熟他确实出家了,即使出家后,有一次还有一个他爱慕的女子去寺院找他,那天他刚好出门了没见着,他说,要是见到面了,后面的事就难说了。所以他确实是出家的命。

我感到触动、激动、战栗。

有个亲近的人说,他五到十年后要出家。当时我也颇受震动。我也觉得自己以后可以考虑出家,但觉得五年十年后也太快了。但回头一想,不快,不快,如果你认为一件事值得做,当然是越早越好。修行当然要趁壮年。就像我们现在在家学习佛法,有人也会说「等我老了再学吧,老了再修身养性吧,现在先在红尘里打滚」,我当然不持这种观点,觉得佛法好,当然年轻时体力脑力都好最容易修习,不用等。所以五到十年后出家并不算快。我什么时候合适了就出家,没准备好就不出家;现在看来不可思议,说不定到时候为出家感到很高兴呢!

今天是由于那一刹那的空虚苦恼,才去翻出维安公号来看,才又认真想起修行的事。那一刻因为没能获得牛逼的快感而失落,又有些影影绰绰的焦虑,想着明天还要办这个那个事不知道时间够不够,又想起好久没挣钱了。

昨晚刚好做了个梦,内容记不清了,大致记得梦中有种观念,关于我们生从哪里来,死向哪里去,来处已经回不去了,接下来只会朝着一个方向去,于是梦里有种强烈的感觉:修行就在今生,今生不抓紧把握,很可能就没机会了。真是戒慎恐惧。

之前也做过一个梦:一世一世地修习佛法,向攀登阶梯一样,一世一世到了更高的程度。梦里我在修行道上走得不错,但仍然是心怀警惕,知道不修行就会下堕。——当然,这个梦里算是很幸运的情况了,居然并没有下堕恶道,而且今生的修行到下一世居然没有忘记。

近几日沉迷于艺术,不是画画就是弹琴,能感到那强烈的冲动,一心只琢磨音乐和美术,连吃饭睡觉都嫌浪费时间。偶尔会产生一种念头:唉呀,你用在画画上的时间也太多了。一反思,吓一跳,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源于旧有的观念,认为画画不是「正事」,好像还是应该坐在电脑前兢兢业业,打工挣钱,才是对的。然后反应过来,妈的,我又没有别的事,画画就是我的事,爱画多久画多久,why not?今天伏案抄乐谱,时间不短,突然又起了一个念头:唉呀,你这样沉迷音乐,把身体搞坏了怎么办?又反应过来,并不是真的要搞坏身体了,这还是源于旧观念,认为搞音乐不是正事。换做是上班,好像把身体掏空都天经地义,很少有人真正警惕上班可能把身体搞坏吧?!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现在过得相当之好,不用上班,只需要在家里写文章、画画、弹琴。其实我从小是喜欢音乐和美术的,然而接下来的人生和大多数人没有区别,正常念书再念书毕业找工作,大概我是个被耽误了的艺术家。人人都羡慕我过得自由惬意,认为这种生活非常之奢侈。我也为自己能够顺应天赋、做童年喜欢的事情而感到高兴。有一天我突然又想到:他妈的,这不是太正常了么?顺应天赋,从小去学习、长大从事自己喜欢的行业,这不是很自然的么?难道不是人人都该如此么?然而这件最简单的事、最直观的逻辑,却成为最大的奢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因为世人种种扭曲的观念。真理其实是非常非常简单的。

再比如我画画,一直因为素描基础不扎实而为少数人所诟病,其实我对写实也是有兴趣的,仔细观察事物的过程很有意思。昨天就画了这幅:



没完成的地方是我懒得画了,因为感到这种写实既繁琐又无趣。写实,无非就是「所见即所得」,看到什么形状就画什么形状,黑的地方就涂黑,白的地方就留白,不黑不白的就涂得不黑不白,各种工具都可以帮你实现这些效果,所谓光影明暗也就那么回事。然而这对很多人来说仍然很难,成为高高的门槛。大家习画的时候也常常陷于各种技巧、工具。我大概是个天才吧。

我不禁开始思考,画画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到底应该画什么?画画当然不是为了画得像,也不是为了好看。就像写文章不是为了练习汉语,而是为了表达内容。下面这幅才是真正的好画,也是我画得来劲的:



哦扯远了,说回来,光影明暗,黑黑白白,很简单的事。当然,是要花一定时间才能掌握,但其本质并不复杂,我觉得市面上很多教画学画的人都搞复杂了,非得让你画很久的石膏球,逐渐才让画个苹果,我们这样一上来就画人是不可想象的。要么就是一些三脚猫的课,教你模仿老师的画,「跟着我啊,拿起红色笔,这里涂一涂;再拿蓝色笔,那里涂一涂……」倒是「画」出来了,但要是让你独立画你就不知道该用什么笔了,根本训练不出造型能力。

本质的东西,其实很简单的。再比如我作为一个素人刚开始学习音乐,弹电子琴,左右手要弹不同的音,我并不是记住位置机械练习手速,而是一边会琢磨作曲的思路,为什么用这个音而不是那个音,譬如会发现和弦里「哆咪嗦」常常放在一起,「嘻瑞发」常常放在一起,其中是有一定关系、规律的。有了理解,手上弹起来也顺利,而且不枯燥。再说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弹琴本身,而是想理解音乐。

其实禅修也是为了看到「实相」——按字面理解就可以了,就是事情的真相——实相往往也是很简单的,是大家活复杂了。活在实相而不是概念里,会很轻松很少烦恼。

嗯,我应该算是聪明人吧。会触类旁通,学东西会去找内在规律,我把这个定义为一种聪明。也不是说我有多了不起,自夸没有问题,关键是要有鉴赏力,如果你知道自己的作品确实好,实话实说没问题;如果你品位不行,做得不好还坐井观天沾沾自喜,那就比较可悲。天才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发现了最简单朴实的真相罢了。

嗯,我是个天才,然后呢???我又陷入了思考。

啊,好像没有清楚的思路。我也不想为了写文章而硬组织语言。大概想的就是,要进一步追寻真相,现在还只是起步,世间的东西都玩玩了,天才就用来追寻更终极的真理吧。说白了就是好好禅修吧,以后有机会出家。今天看了阿姜摩诃布瓦的故事,确实颇受震动,觉得我接下来的方向要更明确一下,先去短期出家体验也是可以的(东南亚一些佛教国家有这样的传统,出家几个月,这是非常受尊崇的事),这并不是很难实现,可以想,可以做。除了短期出家,还可以出国参加禅营嘛,一个月甚至半年一年的。

对了,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阿姜摩诃布瓦尊者的文章,「维安正念小站」这个公众号也非常棒,推荐大家关注。

啊,好好禅修,好好做人,感恩大家,祝福大家!


Copyright © 保定古筝演奏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