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古筝演奏协会

雷佳的声乐演唱技巧你知道吗?

声乐歌唱家2019-06-11 08:26:45

世界是美好的

唱歌是必须的 

长按二维码识别

关注唱歌大讲堂

唱歌大讲堂,学唱歌的首选专业课堂

  雷佳,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舞团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15岁时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湖南省艺术学校花鼓戏专业,在校期间,对花鼓戏的演唱技术进行了全面的学习,并掌握了颤音、润腔等花鼓戏中最具特色的歌唱技法。1997年,她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中国音乐学院,师从著名声乐家邹文琴教授,开始了为期5年的系统和正规的声乐训练。在邹文琴老师的悉心调教下,她的歌唱技术和文化修养都获得了很大提升。在湖南艺术学校和中国音乐学院的两段学习经历,让雷佳先后全面掌握了戏剧和声乐两种歌唱方法。为了获得更好的演唱效果,雷佳主动将两者进行结合,并以参加声乐比赛的形式不断进行检验和完善。到今天,雷佳已经熟练掌握了一套戏曲和声乐相结合的歌唱技法体系,其演唱的《芦花》《领航中国》等多首歌曲,受到了解放军官兵和广大群众的普遍好评,成为了当代青年演唱者中的领军人物之一。

                                                                                  


雷佳的声乐演唱技巧




饱满的气息


      在美声唱法传入之前,中国民族声乐演唱中多使用胸式呼吸法,该种呼吸法虽然能够保证咬字吐字不受影响,但是其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即气息吸入较浅,而且还会造成扩胸和喉部肌肉的紧张,从而使发出的声音干瘪,没有光泽。而美声唱法所采用的是胸腹式联合呼吸法,这也是当今世界上公认的科学呼吸法。其充分发挥了横膈膜的积极作用。吸气时横膈膜下沉,腰腹部和两肋向外扩张,以腾出更多的气息空间。呼气时,横膈膜回归原位,并对气息起到有力的支撑,从而保持气息的充足。雷佳在学习花鼓戏时,使用的是腹式呼吸。而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时,在老师的帮助下,逐渐学会了胸腹式联合呼吸法,也正是这种呼吸方法的掌握,使她能够从容地驾驭一些高难度的声乐作品。



      如雷佳的代表作品《芦花》,该曲的B段是抒情部分,对演唱者的气息有着较高要求。从谱面来看,其音域是层层递进、逐步升高的,这就要求演唱者的气息既要饱满,又要灵活,且气息和声音要相互独立,不能因为呼吸而使喉咙僵硬,继而影响到音色。雷佳在演唱时,充分做到了上述几个要求。在胸腹式联合呼吸的支持下,其气息看不出任何衰竭之感,而且随着音域的提高,气息反而越来越充足。特别是最后一句“早戴红花报春回”中,“报”字的音域达到了小字三组的C,紧接着的“回”字又有16拍之多,这对演唱者的气息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面对高音和长拍,雷佳的音色始终柔和明亮,其先是为“报”字这个最高音储备了充足的气息,毫不费力地将其唱出。然后再利用“春”字进行快速换气,在新吸入气息和剩余气息的支持下,从容唱出了最后十六拍的长音。所以说,雷佳的气息既饱满又灵活,使演唱有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灵活的共鸣


       共鸣也是声乐演唱中的一门关键技术。根据共鸣腔体位置的不同,可以分为胸腔共鸣、头腔共鸣和口腔共鸣。不同的共鸣有着不同的音色效果,需要演唱者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灵活选用。雷佳无疑是有着出色共鸣技术的,一方面,其对共鸣的重要性有着充分的重视;另一方面,又能够根据作品的实际需要选择最合适的共鸣类型,从而获得了完美的歌唱效果。



      如其演唱的《水姑娘》,是一首具有浓郁湘西风格的民歌,通过对水乡姑娘的描写,展现出了该地区人们的幸福生活。歌曲分为A、B两段。A段中的引子部分使用虚词作为歌词,描绘出了水姑娘驾船顺流而下的场景,其中有一个降B的高音。对此雷佳使用了头腔共鸣,在深呼吸的配合下,将咽喉腔和鼻咽腔完全打开,把贴着后咽壁唱出的声音反射到这些腔体上,形成了头腔共鸣,将降B这个高音演唱得十分从容。B段中,因为调性发生了变化,所以音乐色彩也随之改变。该部分的音乐节奏很快,且充满了跳动感。对此雷佳主要使用了胸腔共鸣,使声音和共鸣腔体的接触距离缩短,从而节省了气息,并在沉稳的气息支持下,将每一个字都清楚地送到了听众的耳中。在结尾部分,歌曲又转回了原调,且音域达到了小字三组的D,对此雷佳又使用了口腔共鸣,让声音和口腔器官引起振动,从而使高音的音色既不炸也不尖,而是既清晰又明亮。所以说,雷佳的共鸣技术是十分全面的,而且能够根据作品的实际需要灵活地选择最合适的共鸣方式。



精准的咬字吐字


       字正腔圆是中国声乐艺术中重要的审美标准,而如何实现字正腔圆?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精准地吐字咬字。雷佳是学花鼓戏出身,对戏曲中的咬字吐字技巧有着熟练的掌握。改学声乐后,又对民族唱法和美声唱法的咬字吐字技巧进行了吸收和借鉴,所以其咬字吐字是十分精准的,咬字头、吐字腹、收字尾这三个过程,都能够分毫不差,真正做到了字正腔圆。



    如其演唱的《吕梁颂》,是一首优美动听的作品,热情赞美了吕梁人民的乐观、坚韧和向上。在歌曲的开始部分,基本上都是一字一音,节奏较快,所以雷佳特意采用了轻咬字头的处理方式,因为如果字头咬得过重,就会造成喉咙的紧张,所发出的声音也就没有了弹性。只有轻咬字头,才能使口腔和喉咙处在一个轻松的状态中,继而发出流畅和饱满的声音。而在吐字腹的环节中,雷佳则采用放松的方式,将咽腔部位适度打开,让元音在口腔内自由地流动,并让声音和口腔器官发生充分的接触,从而形成口腔共鸣。而在收字尾阶段,雷佳则巧妙利用气息的带动作用,把稳定成型的字腹轻巧柔和地收到尾音上来,使字音获得了纯正、完整的结束。所以说,歌曲的该部分虽然节奏较快,一字一音,但雷佳还是做到了字正腔圆,原因就在于其将咬字头、吐字腹、收字尾这三个部分看成了一个环环相扣的整体,每个部分的处理都十分精准,并为下一个环节的处理打好基础,使每一个音都充满了颗粒感。


多样的润腔


       润腔是中国民族声乐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所形成的一套对唱腔加以美化、修饰和润色的独特技法。因为雷佳曾有过五年花鼓戏的学习经历,其间熟练掌握了花鼓戏中的各种润腔技法,而在声乐演唱中,其总是能够根据具体的演唱内容,对润腔技法进行灵活的运用,使得发出的每一个声音都像是精雕细琢的珍珠,饱满、圆润和剔透。



       如《洗菜心》,是一首典型的花鼓戏小调,描绘了一个少女丢了戒指后的心情变化。其在歌唱难度上并不大,关键是一种韵味的体现。对此,雷佳在对一些衬词、衬句的演唱中,巧妙使用了花鼓戏中的花舌腔。这种润腔的最大特点就是给演唱者以充分的自由,可以根据情感表达需要对衬词、衬句进行任意处理。在“索哒依子浪当”一句中,雷佳演唱得特别轻快、婉转,颇有几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使整个歌曲变得更加生动和鲜活。又如《水姑娘》中,该曲的引子部分是由“喔”“哎”“哟”三个衬词组成的,一字数音,仅是将其完整和准确地唱出就具有很大难度,更不用说将其唱得有滋有味了。对此雷佳还是运用了润腔技术,“喔”“哎”“嗬”三个字,分别使用了锯齿腔、上坡腔和下滑腔。将三个衬词演唱得灵巧、甜美和清脆,预示着一个水灵灵的姑娘即将出场。所以说,得益于花鼓戏的学习经历,使雷佳对各种润腔技术都有着熟练的掌握,而且能够恰如其分地运用,使她的演唱有一种突出的甜润之感。

综上所述

       作为一名深受观众喜爱的青年歌唱家,雷佳的演唱技术无疑是十分扎实和全面的。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某一个方面的努力和坚持,而是一个多方面借鉴、学习和积淀的结果。从借鉴上来说,其将自己学习花鼓戏时的一些知识和技术巧妙应用到了声乐演唱中;从学习上来说,她在中国音乐学院求学时期,接受了系统和正规的声乐训练,使之前的歌唱基础更加厚实;从积累上来说,她又通过不断的理论学习和舞台实践,使自己的文化素养日渐丰厚。正是在这多方面的共同作用下,才使得她的歌声在众多演唱者中脱颖而出,并逐渐成为了中国新生代民歌的领军人物之一。她的成功也充分说明,一个声乐学习者,唯有结合自身的实际特点,以科学规范的声乐训练为基础,广泛汲取各类歌唱方法的精华,并不断提升个人的文化修养,才能够在声乐演唱上有所建树。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有帮助,请分享到自己朋友圈

Copyright © 保定古筝演奏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