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古筝演奏协会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乐呵别的单位2018-11-08 15:40:35

快三技巧数学公式 快三,快三网,快三群,实战,结果,技巧,查询 计划群,工具,助手,策略,注册,推荐,下载,玩法,投注,下注,各省地方快三等着你!!

“哎呀,要钱可不能这么写,我帮你写一封再寄出去。”玥包子自告奋勇。

  于是小玥包子当下研墨挥笔,写下一封言辞恳切的家书:

  “家兄亲启:

  弟乃一介蜉蝣,枉生二十四载。忆当年,若非兄长之需,便无弟之出生,故弟存于此世,无时不感兄之恩惠,铭记于心,耿耿于怀,以思图报。

  然近日忽寒,弟不慎风寒染身,本非大恙,不料遭仇家暗算,伤病交加,相煎相熬。又身无分文,僵卧街头,昏昏然欲死不活,匍匐至医所,索诊费一百又一十五两,弟实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望兄念弟贱命,百忙中略施援手,弟必当感激涕零,五体投地以回报。

  兄若嫌弃不顾,弟亦感激,天命如此,弟无憾矣。

  愚弟 无风 拜上 再拜 泣拜”

  “好假。”月蚀包子道。

  “试试看吧。”小玥包子自己把信寄了。

  到了半夜三更的时候,两只包子睡得正香,突然客栈外面一声巨响,两只包子于是爬起来准备骂街,结果在外面发现了两块大金块,每块足足有一丈高,刻成了两个大字:“矫情。”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无风亲收,无息,无须再还。”

  “发财啦~发财啦~~”两只包子手拉手高兴得哇哇大叫。

  ——————————————————

  轩辕玥和冷月蚀拿着两块黄金开始了醉生梦死纸醉金迷的糜烂生活,当他们喝着万两一杯的樱雪酿醉倒在金月楼时,两盆凉水将他们浇得透心凉。

  月蚀包子睁开惺忪的眼睛,入目的是一张黑铁一般严肃的脸——那是冷无争的管家。

  “二公子,我家公子有请——”管家阴森森道。

  冷月蚀站起来,理理衣服,对轩辕玥道:“在这里等我。”然后昂然跟随管家离去。

  “风儿.....”轩辕玥依依不舍,目送他远离。

  

  冷月蚀背着手,跟着管家来到江边,一艘华丽无比的画舫停在江边,冷无争应该就在那里面。

  冷月蚀踏波而行,缓缓走上画舫,听见舫内连绵不绝的抑郁琴声。

  当他走进的时候,琴声嘎然而止,换来的是一声低叱:“无风!你知错吗?!”

  “吾有什么错?”冷月蚀傲然道。

  “欺瞒兄长,骗取家财。”冷老爹从画舫内走出来,一身的肃杀。

  “糟糕!”冷月蚀暗叫一声,拔身就跑。

  半个时辰后,月蚀包子鼻青脸肿的被扔进画舫内,被冷老爹强行摁倒在地朝冷无争赔礼道歉。

  “算了,爹亲。”冷无争走过来拉拉冷老爹的衣角,对月蚀包子道:“爹亲这次和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咱们有小妈了。”

  “小妈?”月蚀包子脸被摁在地上,含混不清道。

  冷无争点点头:“就是那个绿珠,他现在借尸还魂,正式下嫁爹亲了。下个月初一,在杭州翠微山庄举办婚礼,你要记得过来,不然小妈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

  冷月蚀嗯嗯两声,冷老爹才把脚从月蚀包子脸上移开。

  

  月蚀包子拿着请帖鼻青脸肿的回到客栈,识趣的玥包子立刻端茶送水扇扇子,顺便瞄了一眼请帖——冷无尘、绿珠的名字赫然入目,看样子似乎有一场好戏看了。

  冷月蚀洗了一把脸,失落的躺在床上,眼睛望着帐子的顶端发呆。

  “风儿,你不用为贺礼的事情发愁,我会为你办妥的。”小玥包子凑到他身边道。

  月蚀包子重重的搂搂他:“小玥!你太贤惠了!”

  小玥包子红了一下脸,道:“但是是有条件的。”

  月蚀包子扯出一抹苦笑:“不就是装弱受吗?吾装好了。瞎眼的还是腿瘸的还是心疾的还是怀孕的?你尽管开口吧。”

  轩辕玥兴奋得抖了抖,脱离月蚀包子的怀抱,不能自已道:“你..你让我想想....”于是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冷月蚀叹了一口气,从床上爬起来,背着手默默地走到外面转悠去了。

  ********************************************************

  冷月蚀走在江堤上,拂拂凉风吹着脸面,江中翻着腾腾的雪浪。一阵阵悠扬的琴声,如歌如泣,从江边琵琶亭内传来。冷月蚀朝亭子望了一眼,只见厅内一人白衣,飘逸的长发随着江风飞舞,一派仙风道骨。

  冷月蚀听了一会儿曲子,不由联想起自己天杀的家族,愤懑之心油然而生,正欲离开之时,那名弹琴之人突然将琴砸得粉碎,然后从亭子里纵身跳河!

  冷月蚀愣了一下,立刻拔身而起跃上江面,踏浪逐波,寻找落水人的身影,却赫然见到一尾硕大的鱼尾——冷月蚀好奇心起,对着江面拍起轰天之掌,四周江水立刻飞升逆流,江中怪鱼现形了!!

  

  ********************************************************

  话说小玥包子兴奋得冲出客栈,满脑子都是月蚀包子水得掉渣的弱受形象,几乎要大叫发泄。却不料一个耳熟的声音道:“这不是玥王爷么?你也到江南来赏玩了?”

  轩辕玥回头一看,只见一名脸色苍白的俊美男子,斜斜的倚靠在一架无篷小轿中,虽是三四月的天气,这名男子却身着雪白的重裘,慵懒,典雅,高贵。

  轩辕玥吸了一口气,道:“谢陛下,你也来江南了?!”

  “有礼了。朕是来寻一名故人。不知道王爷是来做什么?”

  “我..我为了给爱人看病。”轩辕玥立刻换上一副沉痛的表情。

  

  这名轩辕玥口中的谢陛下,乃是北方谢氏皇族当今的天子谢楼南,多年来与轩辕皇朝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传闻中,这位谢楼南,武功绝世,绝顶聪慧,是天生的王者和人上人,有着惊世骇俗的才华,无奈老天无眼,却偏偏让他体弱多病,多年来被隐疾折磨,因此极少露面。这次他竟然不远万里来到江南寻人,足见此人的重要性。

  

  

                  第 60 章

  轩辕玥在大街上巧遇北谢皇族天子谢楼南,立刻炫耀起自己家的绝代小受——冷无风起来,他兴奋不已的讲着,而谢楼南只是淡笑着点点头,气度雍容的听着。

  听完后,谢楼南道:“听王爷的口气,那位冷白羽公子虽然双目失明,全身瘫痪,历经种种人间惨祸,但是确是一位惊才绝艳,天下无双的妙人。这样坚强不屈的奇男子,朕很有兴趣去见上一见阿!”

  轩辕玥道:“当然可以!风儿他现在就在离此地不远的客栈里,陛下您若是不嫌弃,可以跟随我来。”

  于是谢楼南就跟随轩辕玥,来到了他们下榻的客栈,轩辕玥先他一步走上客栈,找月蚀包子商量伪装弱受的事情。

  没想到还没进到二楼的房门,就看见地上到处都是水渍,他心中惊疑,连忙推门进入,一看之下大骇——————只见不大的房间内,一个怪物在地上扑腾——这个怪物上身是人,黑发散乱看不清面貌,还穿着白色的丝袍,下身却是一条滑溜溜的鱼尾巴,一个穿着成人宽大衣服的小男孩儿坐在怪物身上,一拳拳打得怪物呜呜直哭,气道:“快将吾恢复原样!!!”

  “呜呜~~对不起....我的法力都用完了.....你看我连人形都维持不了了.....请再等我一个月.....”怪物哀求道。

  “该死的怪物!!你要是恢复不了吾的原身,吾就将你活活切片入菜!”这个小孩子俨然就是小号月蚀包子,口气嚣张无比。

  “风儿!!!!!!!!!”玥包子张大嘴,就再也没有合上。

  “小玥,你来了。去给吾买身合适的衣服来。”月蚀小汤包回过头来,对玥包子道。

  

  谢楼南很有耐心的在楼下等着,不多时,只见轩辕玥从楼梯上走下来,怀里抱着一个美丽的孩童,脸色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王爷?”谢楼南讶道。

  轩辕玥道:“慕容世家趁我不在的时候,将风儿带走了。”

  谢楼南叹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王爷务必要放宽心,从长计议阿。”

  “这件事我自会处理,麻烦了陛下,真是不好意思。”轩辕玥叹道。

  谢楼南道:“没什么?这个孩子真是漂亮,莫非是....”

  轩辕玥道:“这是我用秘药令我家风儿怀孕,所产下的孩儿,名叫小小风儿。小风儿,快叫陛下。”

  月蚀小汤包不屑的把头别到轩辕玥的肩膀上,不愿理人,令气氛很是尴尬。

  谢楼南晒然道:“无妨,小孩子总是比较害羞。”

  轩辕玥笑道:“是啊,小风儿的体质随他娘,娇贵的很,从小就养在家里,所以很怕生。”

  月蚀汤包不屑的冷哼一声,被轩辕玥捏了一把嫩脸。

  轩辕玥笑道:“陛下远道而来,小王怎么说也要尽尽地主之谊,不如今日留下来共饮。”

  谢楼南摇头道:“多谢美意,在下还有要事缠身。”说着就要离开。


Copyright © 保定古筝演奏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