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古筝演奏协会

曾连乐谱都不识,为演唱成“欠帐大户”,享受军级待遇终成歌唱家

声乐歌唱家2019-03-14 13:47:42

世界是美好的

唱歌是必须的 

长按二维码识别

关注声乐歌唱家

声乐歌唱家,学唱歌的首选专业课堂

程志与音乐并无“早恋”情结。他原籍湖北红安,父亲是1929年参加革命的、之后被授予少将,母亲也是“三八式”干部。程志深受爱军习武的熏染,从小对音乐不仅没啥喜好,甚至抱有误解,认为唱歌跳舞是女孩子的小情调,我堂堂男儿之躯当志在 军营,崇尚横刀立马、挎枪行军的威武雄风。他忽视甚至嫌弃音乐课,音乐成绩靠后,以至他跨入总政歌舞团的大门,小学音乐老师感叹:“哟,程志还能唱歌?我怎么没发现呢?

61年底,16岁的程志,去了广西钦州一座山中军营,当了一名 特务连骑兵侦察班战士。军营生活不仅磨练出程志过硬的军事素质,也歪打正着地开发了他略带些天分的歌喉。部队吃饭开会少不了唱歌,程志一张嘴就比别人多几分生动。而此时的程志还是个地道的音乐门外汉,连乐谱都不识,凡宣传队要他唱新歌,得需有人教虽才行。他还瞎自琢磨,以为唱歌就是要从 男低音唱起,慢慢升高就成了男高音。

他甚至不知道 马玉涛是男是女。有一次,宣传队的毛干事要他唱《 马儿啊你慢些走》。他说:“我看过歌本,这歌是女声唱的。”毛干事为了顺顺当当把活儿派下去便 煞有介事地说:“怎么会是女声呢?这支歌是马玉涛同志唱的,马玉涛同志一唱这支歌就下不了台,你想想,马玉涛同志是男是女?”这一下程志心里没了底,听干事的口气兴许是男的吧,于是愉快地接受了任务。一唱,嘿,还真有点“男马玉涛”的味儿。

“捡”了个连队歌手的名儿,程志却无意投奔艺术之门。1965年4月,总政歌舞团派出一支小分队前往位于崇山峻岭中的某部队慰问演出。有一次小分队与连队联欢,战友们高喊:“程志来一个!”面对一帮吃专业饭的,他哪敢上台去“二百五”。可磨不过领导和战友的劝,道声“那就亮亮丑吧”,谁知歌喉一展,竟把那帮行家里手给震了,惹得小分队队长马旋赞叹不已。

程志是幸运的。 马旋出于对一块璞玉的珍惜与垂爱,为给程志创造成才条件而费了半年多的奔波与周折。他甚至亲自到程志家里说服他父母准其改行唱歌。这一切均不为程志所知。当总政歌舞团的一纸调令飞来时,程志竟颇感意外。他想不到远在北京的马旋老师如此器重他。他毫无思想准备,不过,既然已成事实,那就服从组织的安排呗。于是,就这样偶然地被动地进入总政歌舞团合唱队,当了一名合唱演员,从此便与唱歌结下了不解之缘。

程志的一贯准则是不干则罢,要干就得干好。既然自己从大山里被“发掘”到京城唱歌,那就得唱他个无愧于自己。他的嗓门倒是比他1.82米的个头高,一唱震耳,可尚处于待修剪的原始状态,半路出家,丝毫不通乐理知识,不过是个专业队伍里的业余法儿。

之后因为历史的原因总政歌舞团被迫停止。万幸的是,总政歌舞团此时恢复了正常演出,程志的名字被再度填入歌舞团合唱队的 花名册。凭程志的功力,已不安于把一大堆人的嗓子捆在一起的合唱方式。他不断“装修”自己的嗓子,使其更加鲜活透亮。工资仅60多元的他,省吃俭用,将积蓄倾囊而出,并东凑西借购买上千元的 录音机,自唱自录,再与唱片反复比较,从中细细品味咀嚼,慢慢摸索修正。

   为了追求更佳的录音效果,他干瘪的钱包还死死追随录音机的更新换代,尽照最新产品一台又一台地买,以至成了“欠帐大户”。录音机,程志至今依然保存完好,这些无言的老师,记录了他的演唱水平跃上一个个新台阶的轨迹。从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还享受着国家补贴,军级待遇。

美国《纽约时报》载文盛评他为“多年来难得听到的最新鲜、最干净的抒情兼英雄男高音”,是当今世界歌坛上“来自东方的威胁”。程志多次以中国艺术家的身份到世界各地演出访问,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等地举行了个人音乐会,以其娴熟的技巧和辉煌的嗓音蜚声于当今歌坛。星光灿烂 桑塔露琪亚、负心人、冰凉的小手、偷洒一滴泪、在那遥远的地方都被誉为经典。你喜欢他吗?

阎维文的老师——程志老师:到底该怎样练唱歌!

是一种鼓励 | 分享是最好的支持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唱歌视频☺

Copyright © 保定古筝演奏协会@2017